江蘇徐州沛縣有村民反映,當地掀起平墳風波。根據沛縣安國鎮政府發佈的《關於對全鎮殯葬秩序全面清理的公告》要求,對田內和鐵路、公路兩側目光所及範圍內的墳墓,“11月15日前自行清理整治,15日至20日集中清理完畢,逾期清理不到位的由村委會就地平毀。”(12月20日《南方都市報》)
  有人一定還記得,2012年河南周口聲勢浩大的平墳運動。至今還有兩個比較“精彩”的細節被廣為流傳,一個是為推動平墳工作,商水縣組建了以退伍軍人為主體的縣殯葬改革執法大隊,這是證明當時周口有司的雷霆手段;另一個就頗具冷幽默色彩了,河南籍網友齊明利等人在時任周口市長的岳文海的祖墳前,打出了“岳文海,你媽喊你回家平墳”的橫幅,這是證明周口平墳運動不得人心。
  周口平墳事件,最終引起了高層的關註,繼國務院新聞辦發言人,提出了“溫和”批評之後,國家民政部也下文禁止各地平墳;《人民日報》也發表評論對這種踐踏喪葬文化底線的行為進行了嚴厲的嗆聲責問。這一事件的詳細經過,至今還保留在百度百科“周口平墳”的條目里。
  我之所以不厭其煩的回顧周口平墳事件,是因為沛縣平墳運動仍然走的是周口的老路。沛縣當局本該謹記前車之鑒,這種事無論顧上還是體下都不該再次發生。沛縣是漢朝開國皇帝劉邦的一畝三分地,對外的宣傳仍以“千古龍飛地、一代帝王鄉”作為吆喝的噱頭。劉邦墳墓占地不菲,不知道在不在被平墳之列,假如劉邦墓地不能挫骨揚灰的話,那麼,沛縣平墳就有選擇性執法的嫌疑,難道平墳只是一場針對平民的運動,王侯將相死後也“寧有種乎”嗎?
  實際上,咱們常把平地起墳作為傳統陋習來看待,這是值得商榷的。我們稱之為陋習,不過是人口爆炸式增長之後,龐大的人口數量與有限的農耕土地存量之間的矛盾;是城市化進程與農業用地性質轉變的矛盾。其實,咱們民族素來有死者為大,入土為安的喪葬倫理傳統,這是中華民族區別於其他民族,作為民族文化基因代代相傳的特色根源。即便確有平墳還耕的必要,也不應以行政命令強制推行,正所謂權力和權利都有相應的邊界,不論是河南周口還是江蘇沛縣農業生產方式都還是相對落後的,遠未到機械化、集團化的大農業時代。耕地里有墳墓對於農業生產的影響是極其有限的。
  即便因為墳墓的存在,影響到了農民自身的利益,也理應社會的問題交給社會去解決。我對沛縣並不陌生,和我們山東相對落後的農村區別不大,因為祖墳在別人地里而引起糾紛的事並不少見,但絕大多數明白事理的人,都會對死者心存敬畏,起墓移墳都是好說好商量的事。
  沛縣平墳運動的權力衝動因何而來?這大約有兩個主要原因:一是一些頭昏腦漲的地方官員在辦公室里憋出來的激情。對國家殯葬改革政策教條化、簡單化理解,不管國家殯葬改革是以節儉辦喪事,積極推行火葬的大方向,卻任性而為不惜勞民傷財,罔顧民意的大手筆、大製作。坊間早就沸反盈天了,人家還一臉諂媚的笑意等著邀功請賞呢。
  另一點恐怕更符合一些地方長官的心態,那就是隨著城市化進程的不斷加快,能賣的土地基本被糟蹋的差不多了,而保護農業用地性質不被商化又是政策紅線。有些人可能不知道,在蘇魯城郊並非所有的墓地都在耕地里,有些風水不錯的山頭、胡泊更有道路的兩旁都有大量的墓地存在著,平墳自然能把一些能夠為地方政府所用的土地,在不違背國家農業用地政策的基礎上進行整合,然後以出賣、轉讓、合作開發等方式從中受益,這恐怕才是沛縣當地平墳運動惹得權力如此衝動的根本原因。
  文/貓之魚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沛縣平墳的權力衝動從何而來?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x09bxjpet 的頭像
bx09bxjpet

hostel

bx09bxjp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